欢迎来到新航道官网!英语高能高分,就上新航道!

咨询热线:4001176157

新航道深圳学校 > 热门新闻 > 留美的那些事儿

留美的那些事儿

来源:新航道深圳学校    浏览: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3-29 17:37:53

首页
  在世人眼中,懊悔前尘的人是愚钝的,而谋划未来的人是精明的。我恰好不是这两种人:既不愚钝,也不精明;因为我选择活在当下、感受当下,享受生活本身所赐予的各种精彩。

  2003-2009 年的留美生涯,在当时看来,是我的事业的提升,但是现在回顾,却发现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点:从踌躇满志到淡然随缘,从艰苦卓绝到明月清风,从所谓的“胸怀天下”到真正的爱自己,爱生活。

  2003 年以前,我在上海的留学外语培训界俨然一个年轻的“女王”:讲座人气爆棚,大班学生平均分最高。这样的所谓“成功”为我的生活带来了压力: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,随时要注意自己的形象。“要逃离!”我本能的想;“要提高!”我又贪婪的想。就在这两种心理的交织下,我获得了全等奖学金,到美国当时教育专业排名第一名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攻读教育测试专业的博士。于别人而言,这次留美绝对是人生的一大晋升,而于我而言,一个多维而多彩的人生注定从此拉开了序幕,只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。

 

  是的,生活本身最可笑、最有戏剧性、也最难被解读、并且根本不能预测。我刚到美国不久,三观皆被更新。英语的行云流水与拍马屁的天衣无缝,以电闪雷鸣之势迅速为我积累了人脉。超积极的课堂参与也让我迅速得到台湾同学和美国同学的羡慕,以及“极少数”(你懂的)大陆同胞的嫉妒恨。别人对我的态度决定了我对他们的友好程度,于是,这个最初就与众不同的气场伴随我度过六年的博士生涯,不仅攻读了测试和教育实验双专业的博士学位,也扎扎实实地做了六年“两岸关系”和“中外国际关系”的具体工作。

  现在想起来,六年学习最大的珍宝,与其说是测试学里面的专业知识,不如说是这些台湾同学、美国同学、美国教授、美国同事等为我所打开的另外一扇扇窗户,让我可以不必再从窗户缝儿里看世界。

  第一件让我震惊的事情是:虽然我们比美国同学分数高,但是我却从美国同学那里学到了真正的钻研精神。我们整个教育学院的必修课---- 教育统计课是中国学生独领风骚的课,但是我却决定和两个美国同学构建学习小组,因为我很好奇美国的数学有多笨、为什么笨。历来,我们中国人对数学的实力和技巧都信心满满,比方说,我们深知:第三章的作业不会考到第五章的公式。但是,我的队友Kimberly 和Ryan 写作业的方法却让我倒吸一口冷气。他们首先分析作业题目的性质,从性质出发寻找解决方案。在盲目的寻找中,把整个一本统计书在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就看完了。中国学生往往得出正确答案就戛然而止,但是Kimberley和Ryan 更加在意每一个公式或者结果所表达的实际应用意义,他们让我给他们讲为什么方差的公式这样构建,为什么平均数的公式有多种表达,统计书上的章节为什么这么排,一个分析用不同方法有什么优势劣势……这种解读数据的训练后来在我的学术生涯中意义重大,我在美国教育会议上的发言,我的毕业论文(在测试领域研发的一个数学模型)迅速获得专利,我在密歇根州政府教育部工作期间有关于测试提高公平性、防止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等相关的工作报告,诸如此类等等,都是从Kimberly 和Ryan 那里学来的钻研精神的结果。他们两个美国同学从我这里学会数学的基本功,但是我的收获最大,学到了真正的学术精神。直到现在,我和Kimberly 还是保持联系的好朋友。她现在是美国一所大学的教授,主要教授聋哑教育,教导聋哑教育的老师,帮助残障儿童。

  如果说这第一件事情确立了我的学术钻研精神,那么第二个事情就是:台湾同学给了我全新的人生观与生活态度;我从台湾同学那里学会做人,学会生活,学会释怀的看待人生。世佩是台大社会学的高才生,担任过台大学联主席。她到美国攻读师范教育的博士学位,顺带认识并且教化了我。我从她那里学到了方方面面,比方说,她小到纠正我不用公筷的不卫生习惯,大到告诉我应该有怎样的民主观念和平等观念。我至今记得她的话:“这个社会就是多数暴力!多数人的意见可以得到采纳,那么少数人的观点难道就不值得尊重吗?”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真正关心和重视每一个人的想法,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发光的舞台,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应该精彩。她也看到我对权力的渴求,告诉我:”我们不要touch 政治,政治家是烂苹果,你只能要求自己做一个比较不烂的苹果,但是比较不烂的苹果还是一个烂苹果啊!“这些话,如同天泉水涓涓流淌,六年的时光内成功地把民主观念深入我心。还有台湾高雄某财团的继承人静宜,当时在MSU 攻读教育心理咨询的硕士学位。她也曾看到我奋力的索求,也曾引用当时一篇台湾散文的话跟我说:”鹤群,你是不是愿意像河蚌一样生活呢?就是付出一生的努力煎熬,然后获得一颗珍珠呢?“我顿时豁然开朗:我不要做河蚌!我不要为了权势放弃所有,只剩下痛苦的煎熬。这样的台湾朋友还有很多,热爱生活的乃冠,带着孩子们去露营,给我们做可口的饭菜,把学习之余的时间用来做缝纫手工,认真学习数学仅仅是因为喜欢……她教会我用爱来看待生活的方方面面,点点滴滴,不会只是为了功名而错失生活的美好片断。还有美丽而独立,温柔但是坚持原则的文馨,她不愧是民国江苏大富之家的后人,于过程努力付出,于结果恬静释然,接人待物皆优美,为人处事皆周全。总之,台湾朋友给我的教育,既有我骨子里渴求的中华5000 年传统教育的结晶,也有我所迫切需要的当代美国素质文化的教育。她们为我打开了生活的窗,让我感觉有清风徐徐吹来,有花香,有蝴蝶飞过……

  上面的两种蜕变,让我脱胎换骨,但是美国教授给我的触动,直接改变了我的血液和灵魂。

  在美国,我看到了真正学术界的精神。最让很多中国学生感动的是统计系主任Stapleton 教授。他70多岁的高龄还在每天高高兴兴上课。他一生勤俭,用自己省下来的100 万美金作为统计系的奖学金,主要用这些奖学金支持中国留学生。而他自己儿子要买房需要资助,他只是借了4 万美金,需要他儿子按期归还。Stapleton 教授每天上课一定要用中文大声说“上课啦!”逐渐,班级里的各国学生都学会了这句中文。本来中印两国学生的数学和统计水平不分伯仲,但是因为Stapleton 教授,中国学生都更加努力学习,并且总觉得亏欠他点什么。在他身上,我看到了共产主义者的样子,看到了孔夫子的影子,学到了一个学术人应该拥有的钻研精神,我也希望某一天我可以成为第二个Stapleton。他提升了我的灵魂的高度,让我愿意做一个高尚的人。其他的美国教授,如我的导师----美国测试协会前主席Reckase 教授,我的项目领导,美国特殊教育的领军人物Okolo 和Carol Sue 教授,以及世界数学教育研究的著名神人Richard 教授等等,都让我方方面面得以提高。他们对人和蔼可亲、温良谦逊,对学问一丝不苟、循序渐进,做事情讲求原则、雷厉风行而且光明磊落……他们的为人深深的感召和影响着我,让我愿意致力于教学研究,并且期待我的研究成果可以为教育起到正向的推动作用、可以切实的帮助广大的学生。

  2009 年,我顺利从MSU 毕业,获得了博士学位和最佳毕业论文奖学金。六年的生活彻底提升了我。曾经野心勃勃,如今明月清风;曾经热血沸腾,如今安静释怀。我不再特别看重地位、名利,反而更加关注自身,关注生活。人生本就是一段段未知的旅程,而我现在不会特别在意旅行的速度或每一站的名利,反而用一颗平静而清晰的心来欣赏途中所有的美景。每一天,让自己更加自然;每一日,让自己的作为、学问和付出都对这个世界有更加正向的作用。

  我的留美感悟,我的成长,我的平安喜乐……

联系我们icon

推荐阅读

【本文标签】:美的,事儿

【责任编辑】:新航道小编    版权所有:转载请注明出处

  • 关注新航道深圳学校动态

    关注新航道动态

客服热线
4001176157
集团客服热线
4001176157

罗湖校区:罗湖区深南东路5015号金丰城B座9楼

南山校区: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文化广场2-3楼